嗚啾高崎小金魚☆

鯛總的沙雕生賀 相信我是真的愛鯛總

剪裁得宜的高級西裝褲包裹著修長有力的大腿,錚亮的皮鞋穩重的踏出每一個步伐,鈴木集團行政總裁特助東啓介買著長腿穿過辦公室,直接來到椎名物流社長辦公室門口。
“我是東。”他敲了敲門,幾乎是立刻,裡面就傳來社長驚喜的聲音。
“東醬!快點進來!”
倒不是椎名鯛造擺社長架子不親自開門,而是在鈴木擴樹的授意下,高崎用層層疊疊的文件堆將他團團包圍,讓他輕易離不了辦公桌。
東微笑著進門,看到眼前的文件城牆,沉穩如他也不禁感到驚訝。
“您看起來十分忙碌呢。”他話音剛落,眼前完全看不出已經是三十代成員的椎名社長就如他所料哇哇的抱怨起來。
“你才知道嗎?擴樹君超過份的!瘋狂的壓榨我啊!還不把你借給我!”
“您這麼說可就傷了擴樹先生和高崎先生的心喔?擴樹先生也是為您著想嘛,他不是派了高崎先生來輔佐您嗎?我聽說高崎先生十分的能幹。”
椎名撇撇嘴,“擴樹君那個冷血男才不會傷心呢……那麼心機的派高崎來。”他嘟囔著,看著面前高大的男人微笑著看著自己,心不甘情不願的承認:“高崎是很厲害啦……”
東繼續微笑。
“人也很好啦……”椎名社長又憋出一句話,看著東加深的笑容,放棄似的往後靠進椅子裡。“高崎很好啦又帥又能幹脾氣又好我超喜歡他的啦謝謝冷血心機擴樹君啦麼麼噠哼!”
“擴樹先生聽到了想必會非常感動。”東說,“回到正題,您知道我今天為何而來嗎?”
椎名不感興趣的癱在椅背上,“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消極的抵抗著,像個耍賴的孩子一樣。“反正一定又是來傳達冷血擴樹君的無情命令。”
“恰恰相反喔?”東說,“您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了嗎?”
“什麼日子?今天沒有會議吧?有的話高崎不會讓我賴在辦公室裡的。”社長無精打采的說。
“今天是您的生日啊,鯛造先生。”東無奈的揭開謎底,將手中的大袋子提起來。“這是擴樹先生給您的生日禮物喔。”
椎名驚訝了一下,隨即失去興趣。“反正也是叫你去挑的吧?西裝什麼的,菁英人士必備行頭。”
東對壽星不領情的態度為難了一下,“這是擴樹先生親自挑選的禮物喔?不論是心意還是重量都十足呢!”他有些費力的顛了顛紙袋。
壽星大人見他真的有些拿不動了,說:“好啦我看啦重你就不要一直拿著嘛,早點說,放下來不就好了。”他說著小心翼翼的繞過文件城牆,看了看辦公室發現真的沒地方放禮物,“就放地上吧。”
東也知道沒地方放,只能無奈的聽從指示將小心翼翼提了一路的上司精心挑選的禮物放到地上。
“冷血擴樹君會送什麼給我這個廢柴小可憐呢……”椎名社長一面碎碎念一面將紙袋裡的東西拿出來,是一個大盒子。“哦哦,真的挺重的欸。”他打開盒子,盒子開的那一瞬間,空氣安靜了。
“怎麼樣,您還滿意這份禮物嗎?”東在椎名身邊蹲下來,“因為聽高崎先生說您一直說著想開車,想念摸方向盤的日子,擴樹先生特別找了這份禮物給您。”
壽星沉默。
“您看,是BXXXX的方向盤喔?一開始大家都不知道去哪裡單買一個方向盤呢。”東分享著上司選購禮品的心路歷程。“這樣一來您就能天天摸到方向盤了。”
“……”椎名社長繼續沉默。
“鯛造先生?”東疑惑,然後恍然大悟。“啊,是我疏忽了呢,禮物都送出去了卻沒有說。”他湊到壽星面前,帶著真誠的微笑:“鯛造先生,生日快樂,今後也請多多指教喔!”
收到充滿愛的祝福的壽星猛的站起身。
“鯛造先生?”東不明所以的跟著站起來。
“……”椎名低低的說了句什麼。
“您說了什麼嗎?”東站近了一些。
“擴樹君這個大笨蛋!!!”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