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啾高崎小金魚☆

小金魚又來瞎bb

都內某補習班

窗外大雨滂沱,明明時間還早,卻已經是黑沉沉的天色。

染谷站在窗邊,看著外面的惡劣天氣,覺得他得到的消息比天氣更糟糕。

他撥通電話,聽著耳邊嘟嘟的聲音,腦中思索著如何措辭。

電話接通了,他猶豫著開口,正巧外面一道閃電落下,瞬間照亮了陰暗的走廊,也照亮了他複雜的表情。

「阿文,我有壞消息......」

一道雷轟地劈了下來,震耳欲聾。


牧子一進公寓大門,就見凌拎著一大袋東西正要按電梯。「我幫妳提一些吧?凌。」牧子出聲叫她,他一顫,手一鬆,手裡的東西散落一地。

「嚇我一大跳!」凌轉身看是牧子,可愛的抱怨了一句。

「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想到會嚇到妳。」牧子也被她的反應嚇到了,趕緊端下來幫她撿東西。「Nanny?妳喜歡喝這個啊?」牧子看著手裡色彩鮮艷、畫著可愛圖片的調味乳。「不過喜歡也別多喝喔?調味乳還是......」

「我我我我沒有喜歡喝這個!」凌像是被針扎了似的跳起來,然後才發現自己的反應太大了,補救一般地說:「我知道啦,不會多喝的。」她胡亂將地上的調味乳塞進塑膠袋,恰好電梯也來了,率先走進電梯。

牧子跟著進去,視線不由得看向凌手中的塑膠袋,剛剛地上那麼多瓶,還說不會多喝...…

凌正尷尬的不行,注意到她的視線,結結巴巴的說:「這是幫同學買的啦!」穿著制服嬌俏可愛的女孩著急地解釋,「真的啦!」

「喔......」我也沒有說什麼啊,牧子詫異地想,看著有如妹妹一般的友人。

凌被她盯的很不自在,在電梯一到,就像兔子一樣衝了出去,直奔家門,在牧子還沒來得及說什麼之前就碰的一聲關上門。

牧子困惑地看著她緊閉的家門,不知所以然。


稍早,市中心某處

一輛銀色轎車行駛在路上,是一輛四人座的車,裡面卻塞了五個大男人。

「擠死了你做過去一點啦!」在沉默了一路,被擠到快貼到車窗上後,和田家的小少爺終於忍不住大吼。

「沒辦法啊在過去會擠到納谷醬啦,他那麼小隻你忍心再壓迫他嗎?」健人邊說著邊又往和田的方向挪了挪,「納谷醬你還好嗎?擠的話我再往旁邊一點喔。」

和田被這種幾乎是壓榨的差別待遇弄得更火大了,正要發作,就聽在健人另一邊的納谷說:「我沒關係的,你們往這邊過來一點吧?」

聽到這麼乖巧的話,就是脾氣火爆的和田都沒辦法生氣了。他嘟囔著也還好,在健人說著納谷醬真懂事的聲音終將頭鬱悶得靠上車窗。

副駕駛座上原本一上車就賭氣似的不說話的少年終於忍不住了,他將精緻的臉龐轉過來,不自在的說:「我坐後面吧,是我......」

「不用介意啦!是我們蹭染老師的車坐,擠一擠沒什麼的!」性格開朗的健人率先回答,兩旁的小夥伴也紛紛表示不介意。

漂亮的過分的少年還想說什麼,就被握著方向盤的兄長說:「好啦,坐回來啦,他們不會介意的。」

染谷笑著寬慰弟弟,「小力果然是好孩子啊,就算在賭氣也還是那麼體貼別人,哥哥超級欣慰的。」

谷水力轉身坐好,低著頭,小聲說:「剛剛對你態度那麼不好,對不起。」

染谷的笑容更大了,趁著停紅燈騰出手來揉了揉弟弟的頭。「哥哥都知道喔,小力是乖孩子。」

谷水還是低著頭,只是肩膀不像剛上車時那麼緊繃了。

前座一片和樂融融,後座健人和倆小夥伴竊竊私語。

「聽說染老師他弟弟是玩樂團的。」補習班第一情報頭子健人先生說。

「樂團啊,怪不得,那個頭髮。」鄉下來的和田小少爺看著那一頭往一邊撥的金髮很是不適應。

「那為什麼還要跟我們一起補習呢?」納谷犀利的問,「玩樂團不就是要拚出道嗎?沒有上課考大學的必要吧?」

「你可就問到點子上了!」健人眼睛一亮,讚許地說。「據說是他們的母親一定要弟弟君念大學,而且還不能是普通大學,要是名牌大學。」

「我剛剛就想問了,為什麼他們明明是兄弟,卻不同姓啊?」和田問,納谷也看向情報頭子。

「這我就不清楚了,大概是那樣吧?父母離婚兩兄弟分別用父母的姓氏之類的。」健人摸摸下巴。

「我跟哥哥也不同姓。」納谷理解的說,引得兩個同學看過來。

「這可是第一次聽說啊,嚇到我了。」健人說,卻很有分寸的沒有繼續問,讓和田不由得對他另眼相看。

但當事人卻並沒有很在意,「我跟哥哥被不同人家收養,雖然都有連絡,但是姓氏已經各自改成現在的家庭的姓氏了。」小個子的男孩平淡的說,被收養之後家人對他視如己出,和其他人一樣幸福的長大,並沒有什麼特殊。

其他兩人見他真的不在意,也沒再說什麼。健人自然的開啟了其他話題,納谷也自然的投入了他的話題,和田就算嘴上嫌棄健人聒噪,也還是時不時搭上幾句。

谷水被這輕鬆的氣氛影響,也不自覺地放鬆的靠在椅背上。染谷嘴角勾著笑容,聽著一車青少年輕快的笑聲,只覺得世界非常美好。他平穩的駕駛著汽車,不經意瞥了一眼窗外,嘴角的笑意瞬間凝固。

路邊的人行道上,兩個穿著制服的人並肩走著,一男一女,雖然身高差距有點大,但還是十分美好的場景。

此時正好紅燈,染谷慢慢減速,停在白線後,眼神隨著那一對看起來像情侶的高中生移動。高個子的男孩手裡捏著一罐鋁箔包飲料喝著,低頭認真地聽著女孩說話。

身材嬌小的女孩說著話,腳步快但小,男孩遷就的跟著她的節奏。

這個畫面是多麼的美好,說是青春純愛電影劇照也不為過。但染谷卻暫時沒心情欣賞,只因為那個女主角不是別人,正是他好哥兒們荒木醫生的妹妹,松田凌。

「老師綠燈囉?」耳邊傳來喇叭聲,健人湊到他身後提醒,身邊的弟弟和後座其他兩個學生也都看向他。

「哦哦。」他連忙換檔,往前駛去,嘴上回應著男孩們的關心,心裡卻還想著剛剛看到的電影劇照......不是,是荒木的妹妹和疑似她男朋友的人。

他在心裡瘋狂嘆氣,感覺往後他的日子會充斥著友人的各種騷擾。

染谷感嘆著,將一車青少年送到補習班,剛在地下室停好車,就聽見外頭雷聲作響。

「也變天得太快了吧......」他鎖好車,向電梯走去。

來到補習班樓層,他讓學生們先自習,他到偏僻的走廊上打電話。

窗外大雨滂沱,明明時間還早,卻已經是黑沉沉的天色。

染谷站在窗邊,看著外面的惡劣天氣,覺得他得到的消息比天氣更糟糕。

他撥通電話,聽著耳邊嘟嘟的聲音,腦中思索著如何措辭。

電話接通了,他猶豫著開口,正巧外面一道閃電落下,瞬間照亮了陰暗的走廊,也照亮了他複雜的表情。

「阿文,我有壞消息......」

一道雷轟地劈了下來,震耳欲聾。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