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啾高崎小金魚☆

9

牧子心事重重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她剛剛見了植田律師。沒有專業知識的她面對這種土地歸屬問題當然能請律師,北村老師替她介紹了這名律師,據說是立志為沒有錢的人主持公道的律師,收費上比其他律師便宜許多。但即便如此,這筆費用對本就不寬裕的牧子來說,更是雪上加霜。她嘆了口氣,前面就是她暫住的公寓了,她加快腳步,像是要把壓力拋在腦後一樣往前走,卻猛的停了下來。

公寓外一道熟悉的身影使她屏住呼吸,那個人倚著牆,影子被夕陽拉得很長。他像是察覺到牧子的存在似的,轉過頭來,面容逆光,沒辦法看清楚,但牧子就是知道他臉上一定帶著溫柔的笑容。她站在原地不敢前進,從指間開始微微顫抖,視線被淚水模糊,朦朧之間看到那個人朝她走來。

『這種反應我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呢。』那個人無奈的說,『不要哭了喔小牧,我在這裡喔。』他伸手將牧子攬入懷中。

牧子的眼淚再在聽到他開口的瞬間就潰堤了,在他懷裡痛哭失聲。

『小翔......』她嘶啞著聲音,無限依戀的喚著他的名字。

無數個夜晚,她身處未知的命運給予的壓力下,沒有親人可以依靠,只能獨自挺過所有艱辛,她想著這個人,放聲大哭,然後重新振作。即使是在被那個富有權勢的男人的保護下,她也還是無法停止想念他,他始終是她的心靈支柱。

『這樣很像在拍偶像劇呢。』那個人帶著笑意的嗓音在她耳邊,這種幸福就像是做夢一樣。但是夢終歸是夢,總是要清醒的。

牧子輕輕推開男人,低頭整理儀容。

『哭完了就推開,我很受傷喔?』那個人故作傷心的說,孩子氣的蹙起眉。

牧子竭盡全力平靜心緒,忍耐著不因他熟悉的樣子軟下心腸。

『高崎君。』牧子用平靜的語調說,『好久不見。』

對方不明白她為什麼一下子冷淡了起來,顯得疑惑又委屈,那個表情,與記憶裡年幼的他毫無二致。『小牧這麼冷淡我真的被傷到了喔?』他嘆了口氣,『請我進去坐坐嘛。』

牧子對他的這種語調一向沒有招架之力,即便已經下定決心不親近他了,卻還是依言請他進了家門。

在她端茶回到沙發旁時,高崎已經從剛才的低落中恢復了,揚著可以融化世間萬物的笑容直直地看向她。

牧子在離他有段距離的地方坐下,將茶遞給他,看著他心滿意足地喝著,開口問道:『你來是有什麼事嗎?高崎君。』

『小牧真的好冷淡,明明像剛剛那樣緊緊抱著我就很好。』他抱怨著,見牧子沒有緩下神色,只好端正了表情。『我來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說喔。』他微微收斂笑容,認真坦蕩的看著牧子。『只要小牧願意,隨時都可以去登記結婚喔?』他平靜地吐出令人驚訝的話語。『我來就是要說這個。』

牧子怔怔的看著他,像是明白又像是不明白,半天都說不出話。

『不管發生了什麼,不管有什麼困難,只要妳願意,我就在妳身邊。需要支持需要理解需要愛情,現在的我即使是金錢也能夠提供,只要妳願意,我都能給喔。』

牧子的眼眶再次紅了,她的心因對方的話語而發燙,指尖卻漸漸冰冷。

高崎見她這樣,語氣越發柔緩。『當初妳家裡出事的時候我沒能在妳身邊,真的很對不起。』他說,坐近了牧子,輕輕的摸了摸她的頭髮。『後來再見的時候,妳為什麼對我那麼冷淡,雖然當初真的很傷心,但是我知道原因喔?』他撫著牧子的長髮,『妳怕拖累我吧,我那時還在上大學,根本沒有辦法幫妳。』

牧子發不出聲音,高崎繼續說。『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已經有能力保護妳了喔?只要妳點頭,立刻去登記結婚也可以喔?誰都沒辦法反對,妳的一切由我來幫忙扛起。不管過去發生過甚麼,都不會改變我的決定喔。』他將牧子輕柔的轉向自己的方向,直視她的雙眼。

『不管過去發生過甚麼?』牧子一頓,敏感的重複。

『是的,不管過去發生過甚麼。』高崎堅定的說。

『你知道了......?』牧子輕輕地問,臉色蒼白。『你知道什麼?』她推開高崎,踉蹌地起身遠離他。

高崎沉默了一下,『妳不希望我知道,我就不知道。』他說。

牧子只覺得天旋地轉,內心只剩下絕望。

唯獨不希望這個人知道,她毫無尊嚴的那段過去。她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回到鎮上,但其實鎮上的人早就起了疑心。怎麼可能真的有好心人替她還債奪回牧場呢?閒言碎語傳遍這個小聚落,以往對她慈愛有加的長輩們避她如蛇蠍。和田叔叔從前並不干涉她和雅成君往來,現在卻極力阻止。她當然都知道啊,但是日子還是得過下去。婆婆和其他少部分的人心疼她,從不問她消失的那段日子去了哪裡,平時也盡量照拂她,這種日子她已經很滿足了。但是只有這個人,只有這個人,不想讓他知道。她希望自己在他心中永遠是小時候純潔可愛的樣子。他有大好的前程,寬闊的胸懷,良好的品格,值得更好的人。他從名牌大學畢業,一定能有份高尚的工作,怎麼能讓她成為他的汙點,毀掉他的人生呢?所以她在他回到鎮上的時候將他推開,即使內心哭泣著想擁抱他,還是用冷漠將他逼退。那時她以為那是她此生最後一次見到他了,然而現在他又出現在她面前,像以前一樣對她笑,用她無數次想念地哭濕枕頭的嗓音對她說著溫柔的話語。

牧子的心又燙又冷,被他的感情灼熱,又被殘酷的現實凍傷。

『別哭啊小牧。』他用那溫暖的手替她拭去淚水,『不會再讓妳難過了喔,也不會再讓妳一個人了。』他將她緊緊擁入懷中。『有我在喔。』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