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啾高崎小金魚☆

8

鈴木集團辦公大樓法務部

植田圭輔講電話時同事正好走進辦公室,他結束談話,放下電話,發現容貌端麗的同事已經在收拾東西準備下班了。

『已經要走了嗎?』植田問,佐佐木點頭,『我要送弟弟去補習。』

『送弟弟去補習?你弟弟我記得已經高中了吧?還要你送?』對方點頭,植田驚訝地說:『他會翹課嗎?』

『健從來不翹課。』佐佐木皺起漂亮的眉。

『那幹嘛還要你送?』

『我不放心他自己去,交通這麼亂。』

這是過度保護吧。植田想,但識趣地沒說出來。

『我遇到了奇怪的事。』他轉移話題,『接到了超級奇怪的case。』他向後靠近旋轉椅,用一隻腳支撐著椅子轉圈。

他的同事並沒有顯示出好奇心,顯然只想盡快去到弟弟身邊。

『上面不是讓你去處理牧場的事嗎?』植田自顧自地說,裝作沒注意到同事的心急。『老闆讓我去為那位小姐處理,以一個受雇於她的律師的身分。』

佐佐木慢下了收拾的動作,植田見對方終於被勾起興趣,停止了轉椅子,雙手撐在桌面,向坐在對面的同事說:『上面讓我負責替牧場小姐處理這個case,又讓你負責代表公司。』

他收回撐著桌子的手,往後靠向椅背。『是不想我們兩個太要好嗎?』他閉上眼睛笑道,不用睜眼也知道對面會拋來白眼。『那麼是為什麼呢?』植田再度睜開眼,依舊嘻笑著,但眼神卻沉了下來。

他的同事仍然沒有答話,只是繼續把東西往公事包裡收。

『我知道你的意思啦,叫我不要深究太多。』植田笑道,『我知道英君最關心我了。』

對面如他所想的回以冷淡視線。

『但是奇怪的事還不只這樣喔?』他對佐佐木的冷淡習以為常。『我大學時期的朋友,超久沒見了,剛剛居然打電話給我欸!說請我替他的朋友處理案子。那個跩得要死,就算下地獄也不會求人幫忙得傲嬌,居然主動拜託我喔!』植田又開始轉椅子。

『他叫我象徵性的收對方一點費用,剩下的都由他出喔!』他猛的停下轉圈,撲到辦公桌上,朝佐佐木的方向前傾。『而那個他的朋友,就是這位牧場小姐喔!』

『失禮了。』佐佐木對同事期盼的大眼視若無睹,並不給予任何對方希望得到的回應。

『啊啊,真是一如既往的可愛啊,英君』植田將自己陷進椅背,又控制不住的開始轉椅子。『可是果然還是很在意啊,拡樹君到底在想什麼。』





橋本醫生剛替羊群做完例行檢查,就看見北村老師邊向手機另一頭的人道別,邊向這裡走來。

對顯然沒想到會在這個時間見到他,愣了一下,微微點頭打招呼。

『你剛剛給植田打電話了吧。』橋本醫生肯定的說。『今天診所公休,所以我提早來了。』他無奈的看著北村,『你還真是沒變啊。』

對方依舊不發一語。

『從大學的時候就這樣,跩的要死,不跟別人交往,能不說話就不說話。女生們都說真是浪費了你這張臉。』

北村顯然對這個話題不感興趣,並沒有接話的打算。

『除了我們幾個,也只有法學院的植田跟你交好了。』橋北醫生說。『當初離開城市發誓再也不回去,在這裡見到我也裝作不認識。在遇到牧子小姐之前理想是一個人孤獨到死,就算當了老師也不跟學生親近,只在牧子小姐面前表現得像個正常人的你,居然會跟人講電話。』

北村以沉默回應。

『是打給植田請他替牧子小姐處理牧場的事吧?』橋本醫生繼續說,『你不會主動連絡阿俊,更不會打給阿文。』

對方仍拒不開口。

『別告訴我你是打回老家,你早就跟家裡鬧翻了。』橋本醫生嘆氣,『你這個死傲嬌,承認一下會怎樣。』他忍不住吐槽,就像學生時代時常做的一樣。

『你不是也不想讓人知道我們認識嗎?』北村終於開了金口,卻一句話讓氣氛降到冰點。『既然決定斬斷過去,為什麼還要來跟我搭話。』

橋本沉默下來,但很快又開口。『我向你道歉,當初不告而別。』他深深彎下腰。『原本我是想斬斷的,但是遇到牧子小姐後我的想法改變了很多。』他直起身,直視北村。『就像阿文說的,這樣其實是在逃避。雖然沒辦法一下就像從前那樣,但是我想要改變,我認為是時候振作起來了。』他的笑容有些苦澀,但卻很堅定。『而且要想成為能讓牧子小姐依靠的人,一直龜縮在小鎮上也不是辦法呢。連和田家那個小少爺都進程打拼了。』

『他娶了一直追著你跑的那個女人你不就輕鬆了嗎』北村此話一出,自己立刻就後悔了,他見橋本略帶驚喜的看過來,微微撇過頭。

『願意這麼跟我說話是表示要跟我和好嗎?阿諒。』他笑容褪去陰霾,『不過就算是朋友,牧子小姐的是我是不會退讓的喔?』

『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