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啾高崎小金魚☆

瞎扯別看

都內某補習班。
“和田君是嗎?染谷老師的教室在491,這邊進去左轉……啊富田君,這位是染谷老師班上的新學生,可以麻煩你帶他到教室嗎?”櫃台的小姐將學生證交給雅成君,見到一個背著白背包,穿著白運動夾克的年輕人,將他叫住。
“這位富田君也是染谷老師班上的學生,請他帶你去教室吧。”她對雅成君說。
雅成君打量著這個白皙的過份的人,低聲說道:“我是和田,麻煩你了。”
那人揚起一個燦爛的笑容,“喲!我是健人,叫我Kent就好!”
“哈?”雅成君一愣,對方哈哈一笑,自來熟的搭上他的肩。“走吧走吧,快上課了。”
雅成君只好跟著走,心裡覺得城市的人真奇怪。 “雖然有點複雜,但其實路不難記啦。”雖然看起來有些跳脫,但健人還是有負起介紹的責任,好好的把路線告訴他。
“哦對了,這個老師的課超級燒腦喔!你有吃飽飯再來吧?”
“燒、燒腦?”成績一向不好的雅成君突然不想繼續走了。 “嗯嗯超級嚴苛喔!”健人說,將背包拉下來往裡面淘東西。“怎麼樣,上課前要來塊牡丹餅嗎?”
雅成君看著對方燦爛得不行的笑容,不明白為什麼突然扯上牡丹餅。
這時有人在他們身後笑道,“哦哦,已經感情這麼好啦?” 兩人轉身,一個拿著教案的年輕男子走來。
“喲!染老師!”健人開朗的打招呼。
“你就是和田君吧?我是你的老師,染谷俊之。請多指教啦!”年輕的老師與他握手,雅成君拘謹的回握,對方發現他的不自在,溫和的說:“Kent這孩子跟你說我很嚴格吧?別太相信他喔!我人很好的。”他拍了拍雅成君的肩,然後用教案打了健人一下。
“唔!明明沒比我大多少,居然說我是孩子……”健人嘟囔著,揉了揉被教案攻擊的地方。
“不過Kent有一點說得對,補習很容易餓的,在上課之前,把牡丹餅吃掉吧!”

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