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啾高崎小金魚☆

胡扯別看

牧子並不知道,介子電話另一端的橋本醫生正處於一個難以脫身的狀況。
同樣微妙的處於狀況的還有雅成君。
“我絕對不會跟那個莫名其妙冒出來的女人結婚!絕對!”雅成君憤怒的大吼。
“你也該長大了,雅成。”他的父親平淡的說,對兒子的怒氣視若無睹。“大學都沒考上的沒有未來的孩子是沒有資格自己做決定的。”
“那我考總行了吧!我考大學!但絕對不跟那個女人結婚!”
“這件事情已經定下了,沒有商量的餘地。豬野小姐在鎮上療養的期間會住在我們家,你好好盡地主之誼,能借此培養感情再好不過。”
雅成的父親起身離開,踏出房門前低聲對兒子說:“如果是為了牧子那孩子大可不必,以前還好,現在沒可能。” “嘖!”雅成君不明白父親的意思,但他在心裡發誓,絕對不會娶牧子以外的人。
同一個鎮上,橋本醫生的診所裡,雅成君口中莫名其妙出現的女人,豬野小姐正坐在椅子上,目光哀怨的緊盯橋本醫生。
橋本醫生不發一語,沉著的完成治療,禮貌的送走患者及其飼主,現在正在清理雙手。
“我就要結婚了。”豬野小姐說,白皙的手掌被自己掐出紅痕。
“恭喜妳。”橋本醫生禮貌的回答。
“我就要嫁給別人了,你難道只有這句話要說嗎?!”
“妳是個成年人了,広子,如果妳不想結婚,沒有人能強迫妳。”
“你明明知道的!我不想嫁給別人,我只想成為你的妻子!只要你答應繼承醫院,爸爸就會同意的!”
“我是個獸醫,沒有辦法繼承醫院。”
“你明明可以當醫生的!要不是當初你……”
“我十分喜歡我現在的工作,我從來沒有想要當醫生。”橋本醫生這麼說完,手上的工作也結束了。他拉開大門,“請回吧,豬野小姐。”
“不要這麼叫我!叫我的名字!”豬野小姐傷心欲絕的大喊。“爸爸要我嫁到這裡……”
橋本醫生沒有一絲一毫的動容,仍然維持著開門的姿勢。 “我會嫁到這裡,生活在這裡,天天見得到你,聽得到你的消息,以別人的妻子的身份。這樣你也無所謂嗎?”豬野小姐絕望的說,但橋本醫生還是沒有回應。“這對我來說是多麼的痛苦啊……簡直就是地獄。”
“請回吧。”橋本醫生終於開口,但卻沒有說出豬野小姐所期望的話。
“如果是以前的你,一定會說,你會搬到別的地方去。”豬野小姐幽幽的說,“但是這次你沒有。是因為什麼呢?是為了誰呢?這個地方有什麼讓你留戀的?是那個女人嗎?那個牧場的主人?”她面色蒼白的逼問,心裡卻害怕他說出答案。
“回去吧,広子。”橋本醫生說,“我要在哪裡生活做什麼工作都是我的自由,妳也有妳的自由,只要妳拒絕,想必令尊也不會強迫妳。”
“你變了……”豬野小姐喃喃道,一直在眼眶打轉的淚水滑落蒼白的臉蛋。
橋本醫生回歸沉默,豬野小姐怔怔的流著淚,默默的離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