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啾高崎小金魚☆

瞎jb胡扯別看

鏡頭回到城市。
小羊在數日修養後已經完全恢復了健康,但就在牧子準備帶著牠回鎮上時,一通電話打亂了她的計畫。
將小羊託付給放假在家的凌,牧子依照約定來到咖啡廳。 約見她的是一名佐佐木先生,他自稱代表鈴木集團與牧子商討牧場土地的歸屬問題。
牧子感到不安極了,她連高中學業都沒能完成,何談專業知識來討論這種事情呢?當初她突逢巨變,在一片混亂中被那個人所拯救……不,不是拯救,不過是一場交易罷了。一切事宜那個人都處理得乾乾淨淨,她在遇到那個人的那段時間可以說是無憂無慮。現在突然被告知土地歸屬有問題,令她十分心慌。
佐佐木先生先她一步到達,明明是第一次見面,卻在她在店門口東張西望時準確的認出她,並紳士的替她拉開椅子。 對方的禮貌讓牧子悄悄鬆了一口氣,但仍舊不安。
佐佐木先生盡可能簡明的說明來意,並建議牧子請律師代為處理。
似乎沒有要以權勢壓人的意思呢,牧子暗想,對佐佐木先生十分感激。 她向他道謝,對方卻說一切是依照老闆的指示行動,然後禮貌的告辭了。
在牧子與佐佐木先生見面時,凌跟小羊親暱的窩在一起,看著牧場其他小羊的照片。
“小羊們都超----級可愛啊啊啊!”凌蹭著小羊乾淨柔軟的皮毛大喊,照片是北村老師拍攝的,不定時傳給牧子。
凌看到之後愛不釋手,於是牧子把照片傳給凌。
就在凌陶醉於小羊的可愛時,門被人從外面打開了。
凌跟小羊都嚇了一跳,在看清來人之後,凌生氣的說:“不是說不要隨便進來嗎?就算你有鑰匙也別亂開少女的門啦笨蛋哥哥!”
“誰知道妳在不在家。”凌的哥哥轉著鑰匙進門,看到小羊一愣。
“妳今天的晚餐?”
“才不是!不要說那麼殘忍的話!哥哥大笨蛋!”
“哪來的羊?”
“是我跟你提過的那個最近搬來的姐姐的羊啦,牧子姐姐有事,託我照顧一下。很可愛吧?”凌將小羊抱到兄長目前,但對方對小羊沒什麼興趣。
凌掃興的嘟起嘴,放棄理會這個討厭的哥哥,繼續看照片。 凌的哥哥見妹妹不理他,湊到妹妹身邊,“在幹嘛?” “看照片。”凌愛理不理的回答。
“都是羊,有什麼好看的”他嘴上這麼說,但也沒離開妹妹身邊。
“你不懂!”凌沒好氣的說,繼續滑動螢幕。
“這是誰?”哥哥突然一動,嚇了凌一跳,正要罵哥哥,卻聽哥哥沉聲問道。
照片上男人抱著小羊,對鏡頭微笑凌莫名其妙的回答:“是牧子姊姊的鄰居,好像是個老師吧?北村老師。”
凌的哥哥面無表情的凝視著螢幕,半晌沒有說話。 凌覺得奇怪,但看哥哥的表情不對,也沒敢問。
這時門鈴響了,凌趕緊去開門。是牧子回來了,凌請她進來,此時凌的哥哥已經恢復正常,微笑的看著牧子。
“這個看起來像視覺系樂團成員的是我哥哥,荒木宏文,雖然看起來這樣但是是個貨真價實的醫生喔!”凌俏皮的說,“這位是我跟你提過的牧子姊姊,她很照顧我,常常做菜給我吃喔!”
“不不不,是凌照顧我才對。我剛來這裡,人生地不熟的,凌幫了我很多。”牧子擺手道,“荒木先生? “
我們的父母離婚啦,一個跟爸爸一個跟媽媽,所以姓氏才不同啦,是親生兄妹喲!”凌看出牧子的疑惑,笑著解釋。 “這樣啊……真是對不起。”
“不用道歉啦,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凌絲毫不在乎。 “初次見面,妳好,牧子小姐,舍妹受妳照顧了。我是荒木宏文,很高興認識你。” 見對方鞠躬,牧子也慌忙回禮。“我才是受凌照顧,很高興認識你,荒木先生。”
“你們不要再那麼多禮了啦!當大人真麻煩。”凌開玩笑說,將小羊抱起。“你今天就要回家了嗎?好捨不得你喔小羊兒,回去之後要想我喔!”她將小羊放到牧子懷中,收回手前還不忘再摸摸小羊的頭。
“我託朋友明天來把這孩子帶回牧場,離開那麼久牠一定想家了吧。”牧子撫著小羊柔軟的小身軀,“但是恐怕我還得在這裡待一陣子。”
“咦?牧子姊姊還會待在這裡嗎?好開心,這樣我就不會寂寞了!還有好吃的!”凌高興的說,她的哥哥笑罵她:“人家又不是妳的廚師。”接著好奇的問:“牧子小姐的牧場在哪裡呢?不介意的話,能否讓我們兄妹前去叨擾呢?父母忙與工作,我平時也在醫院,凌一個人很寂寞。托妳的福她最近開朗許多,她非常喜歡妳,所以我想若是在妳回去之後,能帶凌去見妳就好了。這樣會太冒昧嗎?”
凌睜大漂亮的眼睛,祈求的看著牧子。
牧子忍俊不住,笑著說:“當然可以啊!我也很喜歡凌,心裡早就已經把凌當作好朋友了,你們要來我當然歡迎。”她將地址留給兄妹二人,與佐佐木先生見面的緊張情緒終於放鬆了。
牧子離開後,凌皺眉看著自己的哥哥。 “很可疑喔!你什麼時候那麼好心了,還要帶我去找牧子姊姊。”
她的哥哥挑眉,“我一向都是個好哥哥,不像妳,是個沒良心的妹妹。”
“還是很奇怪,就算你真的想帶我去,明明牧子姊姊都說還會在這裡待一段時間了,你幹嘛現在就問地址?這不是很奇怪嗎?” 荒木宏文抓起鑰匙,用纖長的手指轉著,“我還要回去值班,走了。”說著逕自開門離去,不理會妹妹在身後的聲音。
“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到底把這裡當哪裡啊笨蛋哥哥!”回應凌的只有大門闔上的聲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