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啾高崎小金魚☆

繼續胡扯別看

雅成君在補習班一個多禮拜了,課業十分繁重,畢竟他散漫了那麼多年,要想輕鬆補回來是不可能的。
好在染谷老師人很好,教學方式也非常易懂,加上同窗健人時不時來過小惡作劇放鬆心情,在城裡的日子還算過得去。
只有一點讓他鬱悶不已,原本向父親提出要進城補習是為了避開家中那個未婚妻,又想著牧子在城裡,他可以藉機去見她。
沒想到……他沒有牧子的聯繫方式,以前在鎮上他可以天天去找她,從來沒想過什麼聯繫方式。現在可好,聯絡不上牧子,也不知道她在城裡的住處,雅成君只能困守在補習班。
早知道就拉下臉去問北村那傢伙了……還是應該問橋本醫生……可惡! 他在心裡咬牙切齒,耳邊是染谷老師解答的聲音。這個班似乎是特別班,目前學生只有他和健人,他的不專心很快就被老師發現。
“怎麼了和田君,這題有那麼難嗎?”染谷放下題本,“算了,你們也坐得夠久了,就先放你們出去透透氣吧。”他說著打開門,率先出了教室。
雅成君鬆了一口氣,隨後注意到教室外似乎有人在等染谷。他看到染谷熟稔的與那個人說話,一旁健人湊過來說:“那個是染老師以前的同學,荒木醫生。”
雅成君驚訝的回頭看他,健人了解的點頭:“不像醫生對吧?倒像是什麼搖滾樂團的成員。”
雅成君十分贊同這個形容。 健人接著說:“我們染老師可是醫學院高材生喔!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跑來當補習班老師。” 雅成君再度驚訝的看著同學,健人一樣感同身受的點點頭。“這年頭什麼樣的事都有呢。”他故作老成的說。
教室外,染谷看著荒木沉到海底的臉,苦笑著說:“發生什麼啦?跑到我這邊來就是為了給我看臭臉嗎?”
荒木哼了一聲,“我找到北村那傢伙了,跟祥平在同一個鎮上。”
“你終於去找祥平了嗎?原本明明知道地址卻怎麼都不願意去的。”染谷有些驚訝,隨後微微一笑,揶揄著好友。“沒想到諒也在那裡啊……不過照他們兩個那種彆扭的個性,就算遇上了也會裝作不認識吧?”
荒木又哼了一聲,“你錯了,他們倆好著呢,一起開心的在當牧羊人。”
“牧羊人?”染谷疑惑道,但是見好友不高興也沒繼續追問。“你沒事的話我要回去上課了。”
“上課上課,為什麼你們都這麼愛上課?當老師有那麼好玩嗎?”荒木煩躁的說。
染谷被他突然的爆發嚇了一跳,然後微笑,“諒也成為老師了嗎?”他忍不住問出口,但沒等荒木回答就說了有空再見,頭也不回的進了教室,並不想面對暴躁的友人。
荒木咒罵一聲,透過窗戶看著染谷笑著與學生交談,只覺得心情更加煩躁。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