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啾高崎小金魚☆

瞎jb亂扯別看

北村老師看著小羊們悠哉的吃草晃悠,嘴角微微上揚,但下一秒就收回笑容。
他看著橋本醫生熟門熟路的走來,不禁冷哼一聲。
橋本醫生看了他一眼,兩人都沒說話,各自倚著圍欄看羊。兩人不互相交流,但心裡想得事情卻出奇的一致。
如果她在就好了…… 兩人同時嘆了口氣,意識到與對方過於同步後,又同時哼了一聲,最後懊惱的各自撇開視線。這時婆婆從遠處走來,身後還帶著另一個人。
“有客人來啦!”婆婆高聲說,兩人對看一眼,都感到奇怪。
“您帶我到這裡就行了,謝謝您。”那個人禮貌的向婆婆道謝,婆婆看看幾個小夥子說不打擾你們聊,就離開了。
那人的禮貌似乎隨著婆婆一起離開了,只見他毫不認生,像在自己家一樣學著兩人靠上圍欄。
“這一趟來還真是一石二鳥啊,你們說對嗎?橋本醫生和北村老師。” 被點名的兩人早在看清來人後就面無表情,冷淡的看著羊群,並不答話。
“真不明白這種鄉下有什麼好的。”那個人說,眼神緊盯兩人。
“你大老遠來就為了嫌棄這裡嗎?別浪費你寶貴的時間,阿文。”橋本醫生說,然後轉向北村老師。“我沒告訴他你在這裡,我自己當初看到你在鎮上也很驚訝。”
北村老師頜首,依舊不開口。 來人正是凌的哥哥荒木宏文,他盯著北村老師,臉上情緒莫測。
“這都要多虧祥平啊,他把他的小羊兒放在廣瀨那裡。可巧了,我妹妹也住在那兒,現在跟小羊兒是鄰居呢。”
兩人一聽均皺起眉頭,荒木見兩人這個反應,又是驚訝又是不解。“你們兩個都看上她了?那個女人臉蛋是挺好看,但是也就是好看一點,哪裡值得你們這麼在乎?”
“說夠了就滾回大城市,別在這裡污染空氣。”北村老師說,語氣有如暴風雪一般。
荒木沉下臉,正要開口,感覺褲腳被什麼扯了扯。低頭一看,是隻小羊,正把他的高檔西褲當草啃。
橋本醫生溫柔的蹲下來,抱走小羊,“不可以喔阿拉羊,這個叔叔在醫院工作,身上有很多細菌,感染你就不好了,到時候要吃苦苦的藥喔!”
北村老師撇頭低笑,荒木被這兩人氣到了,恨聲說,“我就看你們要逃避到什麼時候!”他怒氣沖沖的轉身離開,卻又突然停下腳步。“那個女人說還要再在城裡待一陣子呢,你們知道嗎?”他像個電影裡的反派似的,走前還要留下一句狠話。
橋本醫生和北村老師一愣,才因為小羊露出的笑容又收了回去。 橋本醫生放下小羊,掏出手機,就見北村老師也掏出手機。
“你要幹什麼?”
“打電話。” 橋本醫生哼了一聲,飛快的點開螢幕,卻發現自己的手機已經沒電了。正懊惱著,就發現北村老師將手機收了起來。
“哼,沒電了嗎?”
“說得像你有電似的。” 兩人沉默半晌,突然拔腿狂奔。 一路跑到了牧場辦公室的電話旁,兩隻手放在電話上,氣都還沒喘勻就開始搶電話。
婆婆奇怪的看著兩人,就在雙方僵持不下的時候,電話響了。 婆婆接起來,“哦牧子啊!在那裡還好嗎?有沒有好好吃飯……啊這樣啊,我知道了,沒問題,孩子妳別擔心,橋本醫生和北村老師天天都來幫忙,沒事的妳別擔心。”婆婆自顧自跟牧子聊了起來,兩人面面相覷,只得仔細聽對話內容。
婆婆掛了電話,說:“牧子那孩子還要在城裡再待一陣子呢,真是個苦命的孩子,唉……”她看看兩人,又像是想起什麼一樣接著說,“她說很感謝你們的幫忙,但是剛剛打你們的手機都沒人接。” 兩人一聽扼腕不已,面上還是禮貌的與婆婆搭話。
“牧子說小羊會搭阿鯛的順風車回來,我得記著……” 橋本醫生和北村老師自然告訴婆婆他們會幫忙記得。

评论